Fandom

Scratchpad

鈴蘭

215,676pages on
this wiki
Add New Page
Discuss this page0 Share

Ad blocker interference detected!


Wikia is a free-to-use site that makes money from advertising. We have a modified experience for viewers using ad blockers

Wikia is not accessible if you’ve made further modifications. Remove the custom ad blocker rule(s) and the page will load as expected.

鈴蘭(800年5月1日—)是吉斯‧卡爾的養女。

生平

原文

 「吉斯大哥! 你今天要教我什麼? 」
 「你這丫頭, 教了你整整一星期了, 還不肯乖乖的叫聲師傅? 」
 「哼, 我才不要. 」
 「... 就算不提習劍的事, 既然老師的妻子叫師母, 那麼老師的丈夫叫師父,
   也是很合理的事吧? 」
 「老師她才不像你, 不正不經的, 沒半點為師的威嚴. 」
 「什麼嘛... 」
 「不過, 也不是沒有商量的餘地, 除非... 」
 「除非? 」
 「你能用單手打敗我, 我就認你師傅了. 」
 「哇哈哈, 你這小丫兒未免太少看我了, 來嘛, 誰怕誰, 拔劍吧! 」
 「慢著, 我可沒說你能用劍跟我打. 」
 「為什麼? 」
 「嘿嘿, 老師已經告訴了我, 當年你們初遇之時, 你跟老師單挑的事了...
   為人師表者, 對淑女應該一視同仁, 也是很合理的事吧? 喝! 看招! 」
 「哇啊!!! 」
                                                  鈴蘭與吉斯的某一課劍術教授



 鈴蘭
 宇宙歷八零零年五月一日生
     誕生於滅世戰爭後的一片瘡痍, 於絕大部份人而言, 意味著人生從一開始就已經
 註定了不幸, 終生要在飢餓, 疾病, 和暴力的威脅下掙扎求存. 然而, 鈴蘭卻從沒有
 懷疑過, 自己是一個幸運的人.
     剛好在共和國的「根格馬斯」落下維連斯坦的一刻出生, 初生嬰兒的啼哭被魔法
 能源的爆炸波完全蓋過了. 出乎意料地, 這枚「根格馬斯」卻是少數沒有準備地命中
 目標的彈頭之一, 使得鈴蘭的生命不致於在十秒內就被完結. 不過, 爆炸的威力還是
 足夠將一半的維連斯坦, 連同她的父親吞沒了.
     也許這多少顯示了, 從一開始, 她就是一個被眷顧的生命.
     隨後六年, 鈴蘭在法蘭克的農莊渡過了尚算平和的生活, 雖然稱不上物資充裕,
 但對比起其他地方的難民, 朝不保夕的生活, 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埋怨的了. 數年間的
 騎警戰爭, 矮人的介入, 到拳王軍入侵, 都幸運地沒有影響到鈴蘭和母親的生活.
     但隨著東西法蘭克的分裂, 與及內戰的激化, 卒令母女二人不得不放棄農莊, 帶
 著家當逃進高盧的城牆內. 在東法蘭克的圍城策略下, 高盧城內糧食緊拙, 衛生情況
 惡劣不堪, 鈴蘭的母親在兵兇戰危下, 因為肺病猝然長逝, 遺下時年七歲的鈴蘭, 乏
 人照顧, 飢寒交迫的她, 只得留落高盧街頭.
     但是, 冥冥中對她的眷顧似乎還沒有結束的跡象.
     沒多久, 鈴蘭就被遠道從極北聖國而來, 有份協助破解城圍的冒險者們發現, 與
 另外三名孤兒一起, 用馬車送往一個他們從來都沒有聽過的地方 -- 童守村.
     無疑, 這是屬於鈴蘭的人生裡, 其中一個重要的轉捩點. 及至成年之後, 每當她
 回顧起此事, 都為之深深汗顏. 因為這可說是對日後的人生路向起了決定性的影響.
 設或自己的人生如果向另一個分叉走的話, 那非但不可能接受奢侈的教育機會, 得到
 那麼多人的關愛; 更甚者, 在備受貧病威脅的亂世中成長, 自己的個性和價值觀, 想
 必也跟現在的自己大不相同.
     由於是從高盧而來的四個孤兒當中, 最年幼的一個, 加上是女孩子, 所以在初抵
 童守村時, 鈴蘭所受到的照顧和遷就也是最多的一個. 幸好的是, 她不但沒有因而培
 養出嬌縱依賴的性格, 相反地, 她很快就能從失去親人的衝擊中回復過來, 積極地嘗
 試適應這陌生的環境.
     因為大家都是孩子, 而且也不用為食物短缺而你爭我奪, 加上鈴蘭樂天爽朗, 容
 易相處的性格, 她很快就贏得了當地小孩的歡迎, 甚至乎開始主動幫助其他從外地來
 的孤兒, 讓他們融入大家的圈子裡.
     鈴蘭的特質, 很快地吸引到當時仍是見習老師的姬絲汀娜.科凱的注意.
     同樣是從南方來到童守村的姬絲汀娜, 要將自小接受的斯巴達尼恩教育抹去, 接
 受這一副全新的思想價值, 適應的難度並不比鈴蘭等孤兒來得低. 故此當她看到小小
 的鈴蘭所能表現的堅強, 自是大嘆不如.
     出於很想要親近這個孩子的衝動, 姬絲汀娜向村長提出了將鈴蘭接過來, 跟自己
 同住一帳的要求. 基於這樣方便於照顧鈴蘭的起居, 難得姬絲汀娜願意主動承擔, 村
 長亦自無異議, 從此建立起他日兩人亦師亦姐的關係.
     起初, 姬絲汀娜一來不知道應該以怎樣的身份和鈴蘭相處, 二來也不太懂得如何
 照料一個小孩的起居, 二人在相處上不無尷尬之處. 幸好靠著鈴蘭天生的友善主動,
 加上姬絲汀娜本身不斷學習的努力, 終能令一個家庭的模式漸漸成形.
     對於鈴蘭而言, 姬絲汀娜不再只是學校裡, 那個受到大家敬愛的科凱老師, 更是
 成為了一個有如親姐姐般的存在. 在姬絲汀娜的方面, 見證著鈴蘭的成長, 也成為除
 了期待吉斯回來以外, 生活上另一個重要的支柱.
     受到姬絲汀娜的薰陶, 鈴蘭沒多久亦學習起武術來, 更培養了每天清早都跟姬絲
 汀娜一起練武的習慣. 同時, 鈴蘭決心放棄掉一頭如雲的黑色長髮, 改理一頭清爽亮
 麗的短髮, 一方面是為了方便行動, 其實在小小的心靈裡, 想要模仿姬絲汀娜的念頭
 亦不無關係. 不管是練武的習慣, 還是成了個人標記的短髮, 即使到鈴蘭長大成人後,
 這兩件事也不曾有改.
     在學校方面, 鈴蘭那有如陽光一般的性格也漸漸變得閃耀起來. 樂觀有善, 爽直
 熱腸, 從不計較小節, 一方面贏得了友誼, 另一方面也確立了她作為一個領袖的魅力.
 富俠義心腸, 愛抱打不平, 加上略懂武藝的她, 儼然成為了同齡孩子中的大姐頭. 雖
 然偶爾會招來「全無儀態」, 「男人婆」, 「一點也不溫柔」, 「絲毫不像女生」等
 批評, 但她本人倒是並不在意, 反為自己的不柔弱而沾沾自喜.
     經過了三年後, 鈴蘭與姬絲汀娜的二人家庭出現了變化. 隨著巴南兵敗, 林姆斯
 基解除了威脅, 吉斯.卡爾終於回到了童守村, 跟三年前訂下了終身之約的姬絲汀娜
 正式完婚.
     鈴蘭並不記得, 吉斯就是將自己帶到這裡的人, 對於這個突然闖進自己與老師中
 間, 分薄了老帥對自己的愛的男人, 起初鈴蘭不無妒意. 直至鈴蘭年紀漸長, 才能漸
 漸釋懷, 將敵意演化為鬥嘴嬉鬧的相處方式, 自此成為卡爾家不可或缺的一員.
     及至鈴蘭十四歲, 從童守學校畢業, 適逢姬絲汀娜臨盆在即, 她便接替了姬絲汀
 娜的教務和狩獵工作, 代為肩起持家的責任. 即使到姬絲汀娜休息夠了, 鈴蘭還是希
 望繼續留在卡爾夫婦身旁工作, 好讓姬絲汀娜能夠專心照顧女兒.
     生活充實而平和, 加上自卡爾家的新成員雅麗絲降臨後, 更為濃厚的家庭氣氛,
 使每一刻都充滿著甜蜜和歡樂, 這大概是鈴蘭有生以來最快樂的時間.
     直到三個月前, 鈴蘭那平靜了許久的人生才再出現一陣漣漪.
     在與妻子商量過後, 吉斯.卡爾決定離開童守鎮, 響應剛成立的「山岳警備隊」
 的徵召, 重新執起長劍, 協助附近一帶的防務. 已經很久沒嘗過分離和悲傷滋味的鈴
 蘭, 在沈重的不安感驅使下, 在吉斯離開的前一夜, 氣呼呼的闖到對方面前.
     她已經不記得當時心亂如麻, 氣急敗壞的自己跟吉斯說了些什麼東西, 就只記得,
 當時的吉斯, 在月夜下看起來很嚴肅很嚴肅, 絲毫不見平時的笑臉, 他只是輕輕的按
 了按自己的頭, 緩緩說道:
    「當處身在幸福當中的時候, 我們往往就只想守護這屬於自己, 小小的幸福.
      但很遺憾地, 在這個世代, 並沒有獨善其身的空間. 若然耽溺於自己的幸運,
      那林姆斯基的教訓就很可能會再發生在童守鎮身上, 而這一次, 可能再沒有
      人能幫助我們. 」
     吉斯從自己的懷裡翻出了一把樣式古老的匕首, 交在鈴蘭的掌心裡.
    「你們生在那場戰爭之後, 將上代人搞出來的爛攤子推在你們身上, 也許並不
      公平. 但如果想要保護我們現在這小小的幸福, 我認為最好的方法, 就是將
      這小小的幸福, 帶給那些不及我們幸運的人. 」
     往後三個月, 吉斯這番話一直在鈴蘭的腦海裡徘徊, 反覆置喙. 在過去, 聽到從
 南方來的難民講述生活的艱辛, 種種不公義的事情, 自己僅是單純的抱以同情. 但從
 那時開始, 鈴蘭感覺得自己心裡好像有股衝動, 想要為此做些什麼, 想要改變一些事
 情.
     儘管她也說不清楚, 自己到底想做什麼, 能做什麼.
     在不眠的夜裡, 把玩著吉斯贈予的匕首, 鈴蘭偶爾會慶幸自己在困阨時, 上天總
 是安排了最好的道路給自己. 她不禁想, 而在童守鎮以外, 那些不及自己幸運的人,
 到底每天承受著怎樣的苦況?
     十七歲的鈴蘭, 開始覺得自己的眼界, 並不應僅限在固有的幸福當中.
     在核戰發生前的法蘭克一帶, 於翠綠的山谷間往往不難發現一種名為鈴蘭的小花,
 墨綠色的葉片寬大硬朗而挺立, 顯得生機盎然; 每逢春末夏初, 花兒成串開放, 花形
 如鈴, 潔白袖珍, 極為可愛, 因而得名. 相傳每年的五月一日, 法蘭克人都會互贈一
 株鈴蘭, 以表祝福, 因為鈴蘭所代表的花語, 正是「幸福的再臨」.
     原產地的法蘭克, 因為核戰後的氣候改變, 而鮮見鈴蘭的蹤影. 北地苦寒, 鈴蘭
 亦不能在此生長, 然而在那裡, 卻有一位與鈴蘭花同名的少女, 那年輕的心裡, 載著
 與鈴蘭花相同的理想.

參看

Also on Fandom

Random wikia